2010年7月9日星期五

0709-水牛

水牛

楊逵文學紀念館外的鐵樹下
放置了一隻小牛
後來已移進展示館玻璃窗















楊建老師下午來到楊逵文學紀念館
和大家說著幾篇文章的故事
水牛
鵝媽媽出嫁
是這一天演說的主題

這是水牛文章的聯結

請參與 水牛心得明信片募集活動
期待募集99張明信片
書寫水牛閱後心得與各種...
郵寄地址:712台南縣新化鎮中正路488號 楊逵文學紀念館收

2010-0509三隻小鵝來到楊逵文學紀念館










2010-0714三隻小鵝已成白絨絨模樣 走動優雅

2010年7月6日星期二

0706-鵝郵明信片














一張明信片上的郵票, 來自日本友人, 新化老街一位楊伯伯說著他的故事.
藍色海面 潔白羽鵝 寄托朋友間的關心與祝福...

新化社區大學與嘉藥科大文化事業發展系學生, 2010年策畫執行
鵝媽媽出嫁系列活動
以此劃上句尾.

---
平靜的生活裡總有單純的希望。




這天,××醫院的院長帶著總務到花圃來----為了要在醫院四周種兩百棵龍柏。院長問:「這裡沒有現品?」「是的,木本類都種在山上的苗圃。」這是做生意的一點謊話,為了讓顧客有好印象。

結果,四尺高的樹株七拾錢,三天以內送到醫院去,成交。

這時孩子把鵝趕回來。

「這兩隻鵝很漂亮,是你們養的嗎?」

孩子們聽到讚美,都樂得吹噓:「這隻是公的,那隻是母的,很快就要下蛋孵小鵝了!」院長接著說:「很好很好……有人送伯伯一隻公的,想把牠養起來,沒有母的也不行……你這隻母的,是不是可以讓……」

孩子們聽了都擔心,拉著我的衣服偷偷說「不要!」我明白,但不好意思拒絕,便央求院長等一等,我將再找一隻給他。

院長只說「拜託拜託」就開始看花。我怕他為了母鵝的事不高興,聽他欣賞文竹,就開口要送他,沒想到,院長接連要了百合、繡球花、大岩洞、大理花……心裡暗想:再無恥的人也不會白白要這麼多東西,我不好意思談價錢。可是,他離開時只說了「謝謝你」便滿載而歸了。

成交的利潤似乎還看不到,我未開口的價錢竟被無情的扒走。



之後幾天,我費盡心思尋找合理價格的龍柏,又僱用兩個幫手到醫院種植,花了整整一天,才將兩百棵樹栽種完好。雖然這門生意整體來說已經虧損,但看到苗木欣欣向榮之姿,我也就不在意了。

可是問題在往後的日子裡不斷浮現,彷彿用刀切割我的心情,讓我感覺難受。

當我詢問何時付款?承辦人皺著眉頭說:「也許是月底吧。」也許……多叫人焦急!等到月底,我再次前去探問,承辦人竟然告訴我:「糟了,院長說送來的龍柏和樣品不同,太細了。」這分明是故意刁難,醫院訂的是四尺高苗木,怎能與六尺高的庭樹相比?我只好請承辦人跟院長說說看。

醫院鬱悶的氣氛,加重我心頭的愁苦。許久,焦急地等待卻只換來承辦人一句「等一會兒再跟他說吧!現在院長忙得很。」在病院走廊上,我聚精會神傾聽腳步聲的身形與表情,還被護士詢問病症,想來真是啼笑皆非。

無聊的時間就在候診板凳上擺蕩,最後,終於和院長見了面。

我想先以找到漂亮母鵝為開場,或許可讓氣氛輕鬆……沒想到院長擺出嚴肅的神情,像指責我似的說:「真差勁,生意要顧信用才好呀,你送來的和園子裡的實在差太多,價錢也貴!」

我內在的不悅已經壓抑不住,我向他說明苗木與成木的不同。而院長還怪我無賴怨懟他,並說:「我以為你是懂事的……」那話在我耳畔環繞,弄得我暈頭轉向,院長的意思我根本不懂。他還說:「你不像個生意人……」這又是什麼玄妙的意思?我被他的言行甩來甩去,卻不知院長在想什麼。



如此莫名所以的往醫院跑了許多次,仍不得要領,直到種苗園老闆找上門,我只得懷著愧疚、難受的心情像他解釋拖延付款的原因。

沒想到種苗園老闆信心十足地要幫我代收。

可是家裡那隻母鵝竟是代價……

我說:「牠已下蛋,孵出了八隻小鵝,又是孩子們最喜愛的,拿走了恐怕……」種苗園老闆不會明瞭我的心境,他直接走向鵝舍,將母鵝拖出來,綁緊雙腳便帶走了。我像罪人似的,看著母鵝求救的眼神,我只能哀哀看著,什麼動作都沒有。

種苗園老闆將母鵝送到院長宿舍,還有聲有色編造一些新郎新娘和睦相親的鬼話。也許,這就是做生意的奧秘吧。

果然是做生意的奧秘!院長態度全變了,不但馬上拿出錢,還泡茶、請煙。

原來如此。這個發現使我氣憤和憂鬱,原來,表面的和諧竟是站在利益交換之上。種苗園老闆又說:「這就是共存共榮。」而共存共榮的背後,許多蒙受其害的弱者,委屈全被包裹在生活重擔裡。

這讓我想起林文欽,他曾譴責英國商人收買清朝官員來販賣鴉片,那就是生意人眼中的「共存共榮」。是卑鄙可憎的呀,如今我卻成了共存共榮的生態裡一個串角,我感到不安與惶恐,手中的錢是鵝媽媽出嫁換來的,不是踏踏實實賺來的。

我出賣鵝媽媽,跟著演出虛偽荒謬的共存共榮戲碼,我受良心譴責,我看到孩子們、失了老伴的鵝、失了媽媽的小鵝,全在草地上尋覓、悲傷、寂寞……我異常悲苦。

回不來了,鵝媽媽。

我決心完成林文欽遺著《共榮經濟的理念》----不求任何人的犧牲而互相幫助,大家繁榮,這才真正是……

我用手帕擦拭淚水,忽然覺得林文欽這最後一句話像一隻巨手正搖撼著我的心。

文/取
鵝媽媽出嫁 改寫 楊逵作品

現任國立板橋高中 任教國文科 陳盈宏老師

2010年7月5日星期一

0705-轉貼2009公視新聞楊逵報導 20091125

youtube-公視新聞楊逵報導

去年, 楊建老師和台中市的一群朋友為爭取楊逵紀年園區
公共電視做了這一篇報導
今年, 透過楊建老師的陪伴引路
來到這一處故居.
四週綠樹綠蔭
原來藏身在大肚山上的火葬場旁.

2010年6月25日星期五

0625-貼【台灣環境報導:只能為你寫一首詩】 環境信託救濕地!

http://shuchuan7.blogspot.com/2010/06/blog-post_24.html
關心彰化國際濕地 /白海豚

從楊逵文學作品中傳達的價值觀,獲得新的領受並逐漸孕育培養關懷土地的態度。這是在新化社大服務之時,選擇鵝媽媽出嫁活動的初衷。

活動結束之後,這樣的態度與關注仍在,
尤其和社區長者談天說話之時。
我很意外,他們都有説到:教育!

教育的內容不一樣,
教育的價值觀變了,
這些長者的年紀幾乎是七十歲以上,
對從小生長的環境,留念!

“走在小石子的綠蔭道上,沙沙沙-沙沙沙,一兩公里的步行虎頭埤”
    很美麗的一段。
    兩旁的白千層樹。

“可以說話了,關於好人,那個年代的生活知足,很有自由”
“如果反抗,或是爭取意見的衝途,就關個一兩天,會放你出來”

追求環境的自由
珍惜環境的美麗

今年,我們應該關心是不是這樣的議題,
為下一代分享環境帶給我們的自由與美麗。

在新化,
雖然不多,
水泥化的圳溝,積著土,手撈挖,找到顆顆粒粒的「蜆」
只是不同長者們的成長記憶

“溪水的清 走過 都可看到蜆的雙口吞吐”
   
教育還是可以做的!


新化社區大學 /陳冠豌(社區推廣)。

2010年6月22日星期二

0622-貼【阿樂 音樂講座,談家人:歌曲晚餐】






為了憑弔早逝的林文欽,並幫他處理後事,我的心情一直無法平靜。就像此刻,春末夏初,整個花園瀰漫騷動的氣息,「牛屯鬃」趁我不在的幾天裡,擴張、繁衍,掩蓋了花苗,占據著花圃。一種可恨的騷動。

我焦急而氣憤,花苗大半變得又細又黃,軟弱地攤在土地上。痛心讓我像個決鬥的人,站好「馬勢」用盡全身的力氣,使勁對付這些雜生野草!

「牛屯鬃」這種草的根密長,相當棘手,我拔得滿頰通紅、汗流浹背,它依然盤踞在那裡……不得已,只好叫孩子來幫忙除草,父子倆費了好大一番力氣,才「巴」一聲拔起來。

滿園野草。我們每拔一叢「牛屯鬃」就會拉出幾株花苗,那真是令人心疼的犧牲。我看著牛屯鬃----那宛如魔鬼蓬鬆亂髮的根群,痛恨地將它甩擲地面,狠狠的踐踏,踐踏。

「討厭的東西!」孩子們也學著我踩踏、叫罵。

「討厭的東西!」我和孩子相視大笑了起來。

彷彿是把欺負善良的惡勢力除掉的輕鬆與快活,那種愉悅的心情,環繞在天氣漸熱的園子裡。



關於林文欽的回憶,有些細節宛若初雪般,教我難忘。

我在上野圖書館的特別閱覽室結識林文欽。那是個炎熱下午,我帶著上課留下來的疑問,在圖書館尋找解答。他從背後拍一下我的肩膀。

因為同是台灣人,我們常常一起討論,熱誠、坦白而激烈的勇士,在公園裡揮動學問寶劍,在無邊無際的天空底下,那樣光明的浪漫……

但我的勇士面孔總在入夜後變成卑躬屈膝的小商人,為了生活上的開銷,我必須維持這張臉。而林文欽在生活上是無憂的,甚至,他包辦我的生活花費,讓我得以全神貫注在研究上。他那張勇士的面容,教我難忘。

我比他早五年回台灣,但他一回台灣就來找我。那時我蹲在花園裡工作,他從背後拍一下我的肩膀,就像當初一樣,不過,我感到他的力氣莫名消散了。

他那張臉,那張沉毅、那張有魄力的臉,大概遺留在東京,眼前的臉莫名的變了形。五年的時光,卻讓他顯得蒼白而枯瘦,我看得出那是生活驟變所帶來的疲憊。

他說羨慕我的生活。我竟覺得好笑起來。在日本研究的藝術,回到台灣卻不能換取專業的飯票,胡亂出賣勞力,維持一點靈魂的尊嚴,卻也過得七顛八倒。所幸有朋友的援助,找到這塊土地種花,流汗流血都是滴在自己的土地上,因為踏實而顯得輕鬆許多。



我到後面小河洗淨手腳,帶林文欽進小茅舍:堆著書櫃、衣箱、棉被、被孩子們拉出來當玩具的零碎雜物,散亂一地。我連忙收拾亂局,在破蓆角上弄出個座位。

林文欽不等我說「請」便閉上眼坐下去,他倚著泥牆,衣服滿是泥斑。過去的他很講究衣物的潔淨,現在卻不理會,我感到不尋常的怪異。

然後,他慢慢睜開眼,嘆氣。我探問他是否病了?

「沒有,沒有。」沒有生病啊,只是一種生活上的淒然和苦楚,滲透到他的脊髓,讓他的身軀再也挺不直。林文欽慢慢談起他的經歷,漸漸地,我和他都墜入悲傷的深淵。

無止境的深淵,沒人聽見哀嚎,無法挽回的命運,只能留下心酸的納悶。



文取
鵝媽媽出嫁 改寫 楊逵短篇小說作品
現任國立板橋高中 任教國文科 陳盈宏老師